学者父母官陆陇其

发布日期:2018-11-7访问量:1188

       明崇祯三年(1630),明皇朝已经走向了内忧外患、风雨缥缈、摇摇欲坠的境地。就在这一年,在浙江平湖一个叫泖口的自然村落,诞生了被后世称为清朝“天下第一清廉”“理学第一人”“清本朝第一位入祀孔庙”的陆陇其。

       陆陇其1.JPG

       泖口,弹丸之地,却是水陆交通便捷之所。位于平湖县城东北三十华里许,浙沪交界处,因处于长泖之口,古曰泖口,别名龙头,又名顾书堵。顾书堵乃东汉时期顾野王居住并读书著述之处。在泖口还有听雪斋,是元朝孙固读书处,与当时文化名人杨维桢、陶宗仪是挚友。因此,泖口历史源远流长,人文底蕴深厚。同时,泖口还是民风淳朴、风景秀丽、土地肥沃、物产丰饶的风水宝地。有古诗云:“十里长泖多绿洲,泖甸耕夫牛作舟。妇幼送饭芦滩喊,遥见老牛泅水来。”一派和谐祥和的桃园之地。

       陆陇其(1630——1692)、字稼书,康熙九年(1670)进士,学者称为“当湖先生”(平湖别称当湖)。历任江南嘉定县及直隶灵寿县知县,四川道监察御史等职。据《陆氏家谱》记载,陆陇其系唐朝宰相陆贽三十一 世孙,家谱赞曰:“学贯天人,道宗闵洛。宦海浮沈,于民康乐。百姓攀辕,万户尸祝。偶转言官,廷争谔谔。身后恩纶,空怀云鹤。”赞曰大致评价了先生的生平事迹,说明先生学贯东西,上知天文、下知地理,理学崇尚“二程(程颢、程颐)”和朱熹。官场沉浮,跌宕起伏,唯有于民同乐。离职返乡,百姓挽留,万户刻牌祭祀祝愿安康。转为御史,仍刚正不阿,铁骨铮铮。死后得到朝廷无尚表彰,为清朝第一位入祀孔庙的先儒,又赐谥清献,加赠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再赐祭文,御制碑文。

       陆陇其生有子女6个(其中,子4个、女2个)。2个儿子(信征、安征)幼年夭折,家谱记载定征、宸征。

       一、作为学者的陆陇其

       传播理学,重建儒学是陆陇其的一生追求。先生出生于书香门第,从小聪颖,六岁入学,塾师彭元端见陇其端重而不轻佻,以为可成大器,十一岁即能背诵《左传》,二十一岁开始在嘉善蒋玉宣家做塾师,开始了长达40年的传道授业解惑生涯。陆陇其理学思想继承了孔孟之道,以程朱为儒学正宗。认为孔孟之道至朱熹而大明,陆陇其从朱熹“人人各有一个太极”的命题出发,论证此说“不在乎明天地之太极而在乎明人身之太极”。陆陇其在《太极论》中写道:“学者诚有志乎太极。惟于日用之间时时存养、时时省察,不使一念之越乎理,不使一事悖乎理,不使一言一动之逾乎理,斯太极存焉矣。”即至理至善。还强调“居敬躬理”,以儒学指导世道人心。特别反对王阳明的心学。是“尊朱辟王”的代表人物,被誉为“清朝儒臣第一” “传道重镇”美誉。陆陇其生活在明清易代之际,从思想角度对朝代兴发,政治因革进行反思,认为:学术的正误盛衰,关系国家社会的存亡。陆陇其将明代的灭亡归结于王阳明心学的盛行,程朱理学的衰微。认为是非明而学术一,人心正而风俗纯。陆陇其在《学术辩》中指出:“然至于本源之际,所谓阳尊而阴篡之者,犹未能尽绝之也。治病而不能尽绝其根,则其病有时而复作,故至于启、祯之际,风俗愈坏,礼仪扫地,以至于不可收拾,其所从来非一日矣。故愚以为明之天下不亡于寇盗,不亡于朋党,而亡于学术。学术之坏,所以酝成寇盗、朋党之祸也。”

       在为官之前,陆陇其以座馆教书为生。21岁开始做塾师,范围在平湖、嘉善、金山、松江、洙泾等地,也有外出讲学、如洞庭、庆元等地。在做塾师期间就立下大志:志不在温饱,此身此际,其责大,其忧深,未知何日得慰矣。28岁陆陇其在《三鱼堂日记》中写道:“上天荡荡高无疆,黄鹄当飞叹路长。但愿一朝羽翼就,何忧霄汉不可翔”。“生者待汝养,死者待汝葬,天下后世待汝治。汝无或轻而身,以徇无涯之欲,而丧厥志”。期间,博览群书、访友研讨,编撰《增定四书大全》与《四书讲义》等。同时,结交桐乡张履祥、吕留良,嘉兴朱彝尊等尊朱辟王的学术同道,研讨程朱理学。在学术上更加坚定了推崇二程与朱子的理学,批判王阳明的心学,认为明朝灭亡的原因为王阳明的心学所致。

       为官期间,主要运用理学,强调德化,不重刑威,注重民事调解,在司法理念上,倡导“无讼”司法实践,自创“自追法”等民事调解办法。他的很多判牍,现在仍有学习、借鉴作用。在知县任上,能体察民间疾苦,力求减轻人民负担,因而,受到百姓爱戴;在御史任上,抨击朝廷“捐纳举官”的弊端,被迫辞官返乡。

       著书立说,传播理学,强调实践。在嘉定开办县学,现嘉定有“当湖书院”,在嘉定孔庙右手,雍正元年就开始有了,最早这个地方叫“兴文书院”,到乾隆二十年(1755)就改成“应奎书院”,到乾隆三十年(1765)从云南来的一位很仰慕稼书先生的知县,把“应奎书院”扩建、增加了讲堂等,把这个书院改名为“当湖书院”。在平湖泖口顾书堵创建“尔安书院”,教书育人,传播儒家思想。被誉为“理学儒臣第一”。著有《三鱼堂日记》、《读朱随笔》、《战国策去毒》、《灵寿县志》、《松阳讲义》、《一隅集》等,后汇编为《陆子全书》。

       陆陇其著书立说,传播理学以孝为本,百善孝为先的理念,起到春风化雨、潜移默化、深入人心、薪火相传、孝行天下的作用。陆陇其作为学者,以德化人,正行风俗,重建儒学。

       二、作为父母官的陆陇其

       宦海沉浮,清奇风骨,这是对陆陇其作为父母官的最好诠释。陆陇其在仕途上并非一帆风顺,科举乃算大器晚成。28岁中举,41岁中进士,到了46岁,康熙十四年(1675)才授江南嘉定知县,因“讳盗”而罢官,在任2年差2个月(康熙十四年1675.4——康熙十六年1677.2)。嘉定是个大县,赋税征收多而民间习俗又追求铺张浪费。陆陇其简朴节俭,努力以德教化百姓。在嘉定时,该县盗窃四起,先生以恩威并施教化窃贼,教育他们以小本经营,维持生计,并对无力经营者发给若干本钱,教其改邪归正,否则当铺重惩,次年该县窃贼明显减少,出现了夜不闩门,路不拾遗,秩序井然的好民风,嘉定百姓称颂他“一代父母清官”。 在《陆陇其行状》中记载这样一个故事:康熙十四年,首次出任江南嘉定知县时,有一个姓汪的大老板馈赠千金,陆陇其不让进门。原来是他的仆人仗其势力夺取别人的老婆,汪老板将其仆人藏匿于家中,并向陆陇其讲情,陆陇其不为所动,派差役去汪家捕人,汪氏十分害怕,唯恐陆陇其治罪,于是送礼求情,但陆陇其不为所动,并恩威并使,说:“人无不可自新,苟为善即善矣。汪平日所为我知之,若毋犯我,自新未晚”。从此以后,汪姓大老板,自我革新,痛改前非,成为有名的善人。体现了陆陇其深厚的儒学思想,强调德化,以无讼理念教育百姓,倡导和谐共处的人文关怀。

       陆陇其的罢官,因结怨与江苏巡抚慕天颜,结怨缘起送寿礼,陆陇其洁己爱民、清正廉洁,生活简朴,更无金银财宝相送。以夫人纺织和自制物品:紫花土布两匹、白麻筋凉鞋两双、清水竹筷二十双、斑竹团扇一柄作为贺礼,而得罪江苏巡抚慕天颜。解任之日行李萧然,唯有图书数卷及夫人织机一架而已,是日,嘉定九乡二十都之民,夜半入城,充塞街道,环绕不去,约请挽留陆公。现嘉定还有为纪念陆稼书的“当湖书院”,嘉定城隍老爷即为陆稼书。陆稼书也被称为“陆嘉定”。左都御史魏象枢赠诗云:“我闻陆嘉定,平生甘清贫。下车甫一载,惠政独循循。欢声动万户,异绩倾朝绅。江南财赋地,知尔劳心神。”在短短不到2年的时间里,把嘉定大县治理的夜不闭户,牢房空置,百姓安居乐业,这么能不叫老百姓爱戴呢?

       康熙二十二年(1683)在左都御史魏象枢等人的举荐下,复应诏出任直隶河北灵寿知县,在任7年(康熙二十二年1683.9—康熙二十九年1690.6)。灵寿土地贫瘠,百姓贫困,劳役繁多而民俗轻薄。陆陇其向上司请求,与邻近的县更换服役,可以轮流更代。陆陇其实行乡约,视察保甲,多发文告,反复教育百姓,务必去掉好争斗和轻生的习俗。在任期间,兴修水利,奖励农垦,减免赋税,多有政绩。同时,主修《灵寿县志》,《灵寿县志》从当地实际情况出发,确定以资政、溥官、育民、移俗为修志宗旨。该志采用门目体,分为地理志、建置志、祀典志、灾祥志、物产志、田赋志上、田赋志下、官师志、人物志、选举志、艺文志上、艺文志下和附录。清代著名方志学家章学诚评“为仁者恺恺之言。……其用心真不愧于古循良吏矣。”同时,还在簿书之暇,辄至学,听诸生讲书,有所触发,间疏其意示诸生。或述先儒注解或自抒所见,积久合118章,汇编《松阳讲义》,传播儒学。陆陇其在灵寿七年,政绩突出,廉明显赫。离任的时候,道路上站满了百姓,哭泣着为他送行,如同离开嘉定的时候。正因为他直言不讳,才激怒了上司,终与贪官不合,辞官返乡。但他无怨无悔,真应了一句名言:“当官不为民作主,不如回家卖红薯。”

       清代由著名的学者任父母官的大致有3人,其一袁牧(1716-1797)清代诗人、散文家。乾隆四年进士,在江宁等做了6年知县后,辞官回乡,在“随园”著书立说;其二郑板桥(1693-1765),诗书画三绝,是“扬州八怪”的重要代表人物。乾隆元年进士,出任山东潍县等知县,得罪上司,辞官返乡;其三就是陆陇其。

       康熙二十九年(1690)以学问优长,品行可用升任四川道御史,在任1年(康熙二十九年1690.6—康熙三十年1691.7)。陆稼书因上书“捐官纳钱”的弊端和上书减免赋税,遭湖南巡抚反击,而辞官。

       陆稼书居官清廉,强调德化,不重刑威,在知县任内能体察民情,力求减轻人民负担,因而为百姓所爱戴,他任御史期间抨击朝廷捐纳举官的弊端,为当权者所忌,遭到打击。

       三、作为学者父母官的陆陇其

       作为学者父母官的陆陇其,在学术上是“尊朱辟王”的代表人物,在传播理学上是不遗余力的。由于陆陇其刚正不阿,嫉恶如仇的性格,注定了他生前走不远的官运,但陆陇其的理学思想完全适应当时统治的需要,成就了陆陇其身后恩纶,流芳百世。因之,他生前虽然仕途不畅,官位不显,但死后却颇得清廷的青睐并且受到大力表彰,荣耀无比,名垂青史。有句话叫:盖棺定论,也就是叫谥号。就是一个人死后的定论。是中国所特有的,连皇帝也逃不过的谥法褒贬,是中国春秋大义的精神所在。或流芳百世,或遗臭万年。康熙在位61年,在清朝260余年的历史中,占据了较大的比重,然而为康熙年间官员进行立传,进入《清史稿》者,仅为3人—陆陇其、汤斌、张伯行。由此可见,陆陇其在清朝的分量及影响力。

       雍正二年(1724),陆陇其死后33年,清廷决定增加一批陪祀孔庙的历代贤儒。雍正钦定入祀孔庙标准:一曰纯儒;二曰无门户之见;三曰继承弘扬儒学贡献突出;四曰遗民不得入选。在这四个标准的大框架下,在众多的候选者中,陆陇其入祀孔庙已是当之无愧。结果是,清代一人即为陆陇其入祀孔庙。陆陇其入祀孔庙以官员的身份入祀,就当时而言,一个知县能入孔庙也是非常少见的。

       乾隆元年(1736),陆陇其死后44年,被谥“清献”并加内阁学士兼礼部侍郎,流传千古。在中国历史上谥“清献”的只有十几人。陆陇其作为御史也不过六品官,是清代得谥之始,正常的谥号均为一品以上大员。陆陇其有句名言:“计利颖计天下利,求名当求万世名。”

       乾隆二年(1737),再御赐祭文,三年(1738)复御制碑文,建牌坊于新埭泖上画字圩陆公墓道前,以留芳千秋,传颂万世。称扬“蔚然一代纯儒”。陆陇其墓,位于平湖市新埭镇,今泖河村乍桥浜北侧,其东、南、西之面环河。现尚存部分遗址,现已开始修缮。

       陆陇其受到时人的众多评价,现选区部分以见一斑。左都御史魏象枢:陇其洁己爱民,去官日,惟图书数卷及其妻织机一具,民爱之比于父母;康熙二十二年,又以“天下第一清廉”为由,举荐陆陇其补直隶灵寿知县;好友俞鹤湖:“有官贫过无官日,去任荣于到任时”与俗语所谓“三年清知县,十万雪花银”形成鲜明的对比;清初著名诗人,刑部尚书王士禛:近日廉吏方面有黄州知府于成龙;有司则嘉定知县陆陇其;乾隆六子永瑢:即以近代而论,陆陇其力尊程、朱之学,汤斌远绍陆、王之绪,而盖棺论定,均号名臣;《清史稿》:清世以名臣从祀孔子庙,汤斌、陆陇其、张伯行三人而已,皆以外吏起家,蒙圣祖恩遇。陇其官止御史,而廉能清正,民爱之如父母,与斌、伯行如一,其不为时所容而为圣祖所爱护也亦如一。君明而臣良,汉、唐以后,盖亦罕矣。斌不薄王守仁,陇其笃守程、朱,斥守仁甚峻,而伯行继之。要其躬行实践,施於政事,皆能无负其所学,虽趋乡稍有广隘,亦无所轩轾焉;康熙皇帝:康熙三十三年春,本有特旨任命陆陇其为江南学政,阁臣奏明陆已亡故,康熙皇帝嗟叹:“本朝如这样清正廉洁、理学纯正的人,不可多得了。

       后人学者梁启超在其《中国近三百年学术史》中评论说:“陆陇其是康熙间进士出身,曾任嘉定、灵寿两县知县,很有惠政,人民极爱戴他。后来行取御史,很上过几篇好奏疏。他是耿直而恬淡的人,所以做官做得不得意,自己也难进易退。清朝讲理学的人,共推他为正统,清儒从祀孔庙的,头一位便是他。”又说:“平心而论,稼书人格极高洁,践履极笃实,我们对于他不能不表相当的敬意。”梁启超的评论揭示了陆陇其高洁的品格和笃实的践履之间的因果关系。

       四、学者父母官对后世的影响

       学而优则仕、仕而优则学,这是儒家思想的必备品质。就是说,做官的必须要有丰富的学识和工作经验,才能胜任。学生学习一定要学到成为饱学精通,才能有低级职位晋升高职。陆陇其践行学以致用,造福百姓,这种“居敬穷理”理念以及清正廉洁的品格对后世产生了巨大的影响并在当代焕发出积极的意义。

       清朝“天下第一清廉”,两袖清风、刚正不阿的廉洁形象是陆陇其留给我们的第一印象。陆陇其的清廉得益于家族的熏陶。平湖陆氏家训云:“凡我子姓,有官职者,以正直忠厚为本,以公廉仁恕为心,谦恭勤慎,节用爱民,忠贞体国,翼翼小心。居田里者,畏法度,谨赋役,勤学好问,修己乐群,孝养父母,勤俭守分。或服田力穑,或经营商贾,或医卜、训蒙、佣作、工画,虽为小艺,亦可自给”。父陆标锡教导陇其说:“居官不入党,秀才不入社,便有一半身份。”又说:“贪与酷皆居官大戒,”为官则要“笃实务本”。陆陇其承继祖上家训,学以圣贤自励,身体力行,不事口耳,尊礼尚德。为官洁己爱民,体恤百姓。他在《三鱼堂日记》中写道:作县官,为民断曲直,职也,而以贿焉,失其职矣。陆陇其为官十年,自身十分清廉,可以说一尘不染、一介不取。据《广阳杂记》记载:陆陇其在嘉定为官时,“食米均载自平湖,署中隙地种菜,夫人躬身织纫,官舍闻机杼之声。”为官清廉是做官的第一品格。陆稼书认为:官吏的清廉与否决定着国家治理的好坏。

       为官一任、造福一方是陆陇其以民为本理念的具体体现。作为地方官,陆陇其最突出的表现是勤于政务、恪尽职守、为民着想、为民解忧,也就是他的民本理念,民惟邦本、本固邦宁,就是说人民是国家的根本,唯有根本稳固,国家才能安宁。陆陇其把“此身苟一日之闲,百姓惧无涯之苦”作为自己的座右铭。尽力为百姓减免不合理的赋税,时刻注意体恤民众,“天下国家之大务,莫大于恤民。”

       晓之以理,喻之于法的无讼理念对当今的影响仍在扩大。无讼理念作为中国传统法律文化的价值取向,其影响力极其宽泛和深远。无讼一词源自孔子。《论语》颜渊篇有云:“子曰:‘听讼,吾犹人也。必也,使无讼乎!’”意思是说,在公门厅上两造争讼,我与别人一样,最重要的,也是最好的方法:我能晓人以礼让,教人以礼仪。使无再争讼。中国古代社会儒家思想处于主导地位,倡导“以和为贵、贵和持中”的文化理念。

       明清时代“无讼”理念更加情有独钟。清康熙在《圣渝▪十六条》中,就“以和乡党、以息争讼”宣喻官民。陆陇其历任江南嘉定县、直隶灵寿知县在政治上以理学为正宗,在执政理念上以德化为要,在为官上以恤民为本。陆陇其极力践行息争无讼的司法观,强调以和为贵,乡党调处,义理断案,以德感化。陆陇其的无讼理念在江浙沪,乃至全国流传甚广。如《以德化逆子》《公断牛案》《礼断争产案》《理断父子官司》等等。虽然,陆陇其已经去死300余年,但他的“无讼”理念仍在民间流传并发挥潜移默化的作用。2016年起平湖市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了“息事无讼”品牌建设,相继建立如新埭的泖河村,星光村等“无讼村”,还在泖河等村专门成立了“三治”“息事无讼”工作室和“息事无讼”政策服务团,法律咨询团,道德评议团。打造具有“自治、法治、德治”三治融合以及“三治+三社”协同推进的基层平湖样板。做到“小事不出村、大事不出镇、矛盾不上交”的基层治理模式。

       传道授业,解惑明理的教育思想伴随先生的一身。陆陇其的一身贯穿着他的教育理念,无论当私塾先生,还是为官期间都在传播儒家思想,践行“局敬穷理”,陆陇其成为清朝“理学儒臣第一”,也是他入祀孔庙的重要依据。陆陇其以先儒入祀孔庙,先儒者以传经授业为主。陆陇其在辞官返乡后,在顾书堵建尔安书院,专心讲学著述,四方学者聚于门下。为了弘扬先生精神,近年来,新埭镇结合小城镇建设和美丽乡村建设,已经修缮了陆陇其家族祠堂,新建了尔安书院。希望能够有所成效,造福乡里。

       陆陇其自明宣德5年(1430)平湖建县以来,唯一一位入祀孔庙的圣贤,也是著书立说最多的一位学者,在陆陇其身上还有许许多多的宝贵财富需要我们去挖掘,整理,弘扬,传播。陆陇其还是一位土生土长的文化名人,是泖水哺育了一代大儒,更是我们平湖的骄傲和荣誉。


       参考文献:

       1.《陆陇其年谱》,清 吴光酉等,中华书局,1993.9(2006重印)。

       2.《三鱼堂日记》,清 陆陇其,中华书局,2016年7月版。

       3.《松阳讲义》,清 陆陇其,中华书局,2013年版。

       4.《当湖文系》,清 陆陇其,中华书局,2014年版。

       5.《陆子全书》,平湖市图书馆古籍藏本。


       (作者:陆爱斌 平湖市图书馆馆长,平湖市纪委清廉文化特聘研究员)

关闭